野鹤

嘛,现在的心头之爱是文豪野犬!

一个不知道原来有没有过的脑洞

好像在哪里看到,长高和睡觉时候脊梁受到重力有关。然后就脑了一个使用异能拒绝重力阻碍,肆意长高的中也。气场和本人都两米八!

【太宰治:???】

【双黑太中】Reasons

超短的小短文……
em…算是问个好(?)


太宰治在港口黑手党的原因有三个。
最开始是怎么来的,已经不重要了。就像荒坟的碑,没人去读了,尽管屹立,但已丧失了意义。这不算在三个理由之中。
黑手党身份带来的金钱、地位和权力,无足挂齿。对于苟活之人而言,既不给予欢愉,也不带来痛苦,不为生增加重量,也不给死添加羁绊。这不算在三个理由之中。
第一个原因——行将就木之人,更适合黑暗。 光明很好,给人以生命的感觉。在光明的一面,“要灵巧像蛇,驯良像鸽子。”接触到人们,纵使知道他们并不能从鸢色眼眸中读出任何东西,依旧要在其中盛满虚假性愉悦的甘霖,去欺骗,去演戏。
光明世界的法则,要复杂得多呢。而掩藏在黑暗中的部分,只要拥有些什么,哪怕是太宰治并不看重的,终究纯真得多。
这是太宰治在港口黑手党的第一个原因。
第二个原因——欲望纠结之地,更适合阅读人性。
从太宰治的眼中望出去,很多东西都太容易看透了。说人性复杂,其实没有。用道德的滤纸滤过一遍,用欲望的标尺丈量一下,人就如一张容易捅破的窗户纸,简单脆弱。为什么选择寄身于此,也许是因为站在伪恶的一方看向伪善,更有趣罢了。况且死亡,那种神秘如佳酿般的气息,在港黑阴暗的地板上,每个人的指缝,枪支火药之间,处处都透出令人迷醉的香气。
在这里,可以安宁地手握自己死亡的密钥,品味佳酿啊。太宰治如是想。
这是太宰治在港口黑手党的第二个原因。
啊,其实也不是。因为有第三个原因的存在,才一直紧握生命的酒杯,不忍倾倒呢。
第三个原因——中原中也。
全身绷带的太宰治是一个没有弱点的人啦。他把唯一的资产——死亡牢牢握在自己手中。除此之外,别人读不透他双眸的原因,也许是因为,那本是一潭死水。
心的位置,是空的吗?
中原中也就不一样了。太宰治如是想。那双冰蓝的眼睛,啧,真是该死的好看呢。
像终年风暴的北冰洋,是阴沉的天幕的颜色,是肆虐的海浪的颜色,是万年不融的冰山的颜色,是季风的颜色......
但是中原中也就不一样了。太宰治如是想,恶劣地笑起来。
人有很多面,如果想立于不败之地,只能展现一面。那个义气的中也,体术高超的中也,无可奈何的中也,污浊时无法自持的中也,酒醉耍酒疯的中也,矮子中也......
在太宰治眼里,中原中也浑身弱点。
会疼吗?太宰治如是想。鸢色的眼眸中,流动着月辉一样的异彩。
可别让我失望啊,我唯一的弱点,我的另一面——中原中也。
太宰治在港口黑手党的原因有三个,到了最后,只剩下一个啊。



【感觉就是一种脑内独白吧……】